湖南吾同律师事务所

披荆斩棘实现委托目的是律师价值所在
案例
如果有人问我:你做律师这么多年,哪个案子最艰难?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他,天成公司与南北房地产公司系列纠纷案,同时告诉他,那不是艰难,是惨烈!是律师实战中的上甘岭,松谷峰!更是一场接力马拉松!  
2020-04-16
我一改积极主动的办案风格,守株待兔,然后果断出击。异地执行和高额的执行费,这困扰执行的两大难题顷刻被我解决。所谓经典案例,其实不一定是案子本身,而是做的过程。 
2020-04-16
我是对手推荐的律师,一开始就贴上了“间谍”的标签,战术上,我与委托人观点相左,争吵不断,“战场”上我一退再退。在委托人濒临绝望、退无可退时,我却绝地反击,将必输的官司反败为胜!  
2020-04-16
人身损害赔偿案,要做到受害人获得赔偿,责任人不承担责任,是不是异想天开?我不但做到了,而且责任人还因该案年获利几百万。 
2020-04-16
做律师不能只懂法律,还要懂得去分析揣摩对方的心理,抓住其心理上的弱点,出其不意,往往能取得意想不到的好效果。  
2020-04-16
做律师不能只争输赢,关键是要解决问题。解决问题,不局限于法律,思路就会更加开阔。2005年,我代理某电力局的一场官司,打得荡气回肠。官司还没完,电力局上下对我已经非常认可。2006年8月,电力局聘我担任其法律顾问。  
2020-04-16
该案,代理费理论上有四千万余元,号称当年全国律师界最大的一笔代理费;该案,历经四级法院,成就了我律师生涯的大满贯;该案,为委托人挽回国有资产损失一亿三千六百万元,并使国有资产增值三千五百余万元。 
2020-04-16
我承接的第一单破产业务居然是我自己“设计”出来的。这是一个负债达十亿的正厅级国企和他三十九家子公司的破产。在这场声势浩大的破产大戏中,我饰演一个应由副省长担纲的角色——清算组组长。因此,我被人戏称为“副省级律师”。  
2020-04-16
这是一桩律师包工程结算的委托代理。这是律师业务中前所未有的代理模式。这是律师和建筑人在建筑领域的较量。 
2020-04-16
如果诈骗也和围棋一样评定段位,我遇到的这个对手绝对是诈骗九段,他的家庭堪称诈骗之家,我要讲述的是和这个诈骗九段及诈骗之家过招的事: 
2020-04-15
联系我们
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湘江世纪城富湾国际6栋35楼
客服热线
0731-8612220/13975850527
线上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