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吾同律师事务所
披荆斩棘实现委托目的是律师价值所在

对,我就是优秀律师——湖南吾同律师事务所主任喻国强

发表时间:2020-04-24 11:03

VW8A0859_20200423183007.gif

VW8A0859_20200423183007.gifVW8A0854_20200423183059.gif




国人对律师定位为法庭上唇枪舌剑、雄辩滔滔者,似乎法庭就是律师唯一的战场。我认为,这是对这个职业的误读,或者说是律师自己画地为牢。一名合格的律师,除了应是法律专家外,还应该是侦探、社会学家、心理学家、军事家、谋略家总而言之,律师是杂家


我的法律完全是自学的,当一名体育老师转身为一名律师时,没有这个行业日积月累的约束和顾忌,有的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这句古训。我将实现委托人的委托目的当成做律师的最高荣誉,为实现这一荣誉,我将诉讼当成了战争,时而将军,时而士兵,将《三国演义》的计谋穿越在法律战场中战场也不局限于法庭;将“吃得苦,霸得蛮,敢为人先”的湖南人性格演绎得淋漓尽致;和对手拼力,比韧性,将体育人“不服输”的精神贯彻始终…


我金戈铁马,过关斩将,冷面铁血;另一面却慈悲为怀,从不收咨询费,免费甚至自费为弱势群体服务,还担任两家养老院的名誉院长……获得湖南慈善奖,成为湖南律师慈善第一人


我鄙视不管输赢都要收代理费的常规代理,推崇只有实现委托目的才收费的风险代理,我的绝大部分业务都是风险代理。我享受着风险代理带来的惊险、刺激与挑战。我尊尚契约精神,有一百多单业务,委托目的实现了,但我却是亏损的,我无怨无悔;对赖皮的委托人,我也会死磕到底。我认为,连自己权利都维护不了的律师肯定不是好律师


游弋在是是非非中,我扮演着正义斗士的角色,很多无奈的维权,受伤的却是自己。“天涯追杀令”几乎伴随了我的律师生涯。十二年前,有人出130万元买我的自由;五年前,我的自由又被标价到1200万元…与金钱结合的权力确实让我遍体鳞伤,但我还是淡然处之,照样天马行空、孤灯单刀,还是喜欢别人叫我“喻律师”。


在创作《布局》一书时,我在整理过往业绩发现了这组数据:20年的律师经历,承472件法律业务,只有5件没有实现委托目的,帮委托人挽回或避免经济损失30余亿元


在对抗性如此强的律师行业,这是一个几乎不能让人相信的成功率,甚至连我都怀疑它的真实性,但我承接的每单业务,律师事务所记载是清晰的,每单业务的卷宗是完整的。无疑,这个数字是准确的。我想,如果数字能够说明一个律师的成败,用不着矫情:“对,我就是优秀律师。“


法律工匠


律师只是从事法律工作的匠人,不是学者,不是官员,也不是老板,这是喻国强对律师这个职业的理解,所以从业二十多年,他一直在这个职业的第一线,业务从来都是亲自做,不转介业务。每接单新业务,都会如雕刻师一样反复观察比对推敲。现在他接的业务越来越少,提出了一年新接案件不超过三件,存案不超过五件的原则,力求经办的每件业务都是精品。他认为业绩是律师最大的财富,他从不用名片,他的业务都是当事人互相介绍,这个当事人,甚至包括对手。从业时间越长,他越来越像个兢兢业业的工匠。


风险代理


“风险代理是喻国强律师的一张名片,全国律师都晓得他只做风险代理”,这是一位业内人士对他的评价,喻国强做风险代理始于1996年,也就是他做律师的第一年,而这种代理方式第一次出现在官方文件上是2003年。喻国强钟情风险代理,他认为这样公平,利益共享,风险共担,而且能激发律师的创造力和潜能,想尽一切办法实现委托人目的。这种代理模式让他有更多的付出,也承担了更多的风险,但有更多的回报。“要不是风险代理,我肯定没有这么多经典案例。”喻国强说。


契约至上


喻国强做风险代理,往往不只能不能拿到代理费的风险,有可能还要承担工作费用、团队人员工资,甚至还有垫付的诉讼费用。喻国强做的案子,亏损的有好几十单。亏损,并不是案子没做好,有时因为出现一些不可预见的因素(比如人为因素),办案成本增大,代理费尚不足覆盖办案成本。


那个著名的电费官司,喻国强不但承担所有办案费用,还要要分担一半的审计费,如果官司败诉,还要赔偿诉讼费,如果官司胜诉后在规定时间执行不到位,还要赔偿差额,最高赔偿额度可能达到8300万元,为履约,喻国强甚至将自己的几套房产都抵押给委托人。结算代理费时,委托人爽约,提出“你们用了多少,我再补点给你,反正不按合同结算。”喻国强严词拒绝。之后便有了中国律师史上绝无仅有的长达十多年的代理费官司。“有合同依据的代理费,哪怕是一个亿,你也不能少我一分,没合同依据,哪怕我亏得最多,也不多取一分。”这是喻国强做风险代理的准则。


专业律师


喻国强律师非常反感什么业务都能做的“万金油”律师,他认为那无异是在欺骗当事人,他从业二十多年,将自己业务只限于民商事,而且民商事中还只做公司、合同、房地产建筑这么一小块,为做好工程结算纠纷案件,他专门拜预决算工程师为师学习几个月;为打好电费结算官司,他专门学习电力知识两个月,连电力系统工程师都认为他达到了“中专水平”。在他的这一小块业务范围内,他从不示弱,对自己不熟悉的领域,他能坦承自己不足,最多的代理费也不接。这是他业务成功率极高的保障。


赢在法庭外


喻国强律师做案子思路相当开阔,绝不会将法庭当成唯一战场,他会对每一件业务布局,有切实可行的思路,不完全会跟着法官的思维、法院的程序走,他善于设计出一些对委托人有利的程序,


该赢必赢


喻国强坦言他输不得官司。他接业务非常慎重,委托人有不有理,是他首要考虑的。委托人有道理的官司,穷尽一切手段,甚至不择手段都要赢。喻国强做的业务中,不乏从一审做到二审,到再审,到抗诉的,也有执行案件,坚持了七八年,反正不达目的不罢休。有个案子,委托人觉得对手太强大,想放弃,喻国强自己出资将后面程序走完,达到目的才罢休。喻国强认为:该赢的官司输了,是律师的失败,而该输的官司赢了,绝不是律师的成功。


不炒股不打牌


炒股影响心态,打牌浪费时间。喻国强认为,律师这个职业必须全情投入,如果只是跟着法院走程序,委托人的代理费基本白瞎了。


自由职业


人们将律师定性为自由职业,喻国强认为,自由是有限和相对的,律师只有选择业务的自由,而一旦接受委托,委托人的利益便是律师的至高目标,律师应当尽全力为委托人去拼杀。





下一篇徐殷律师
分享到:
联系我们
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湘江世纪城富湾国际6栋35楼
客服热线
0731-8612220/13975850527
线上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