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吾同律师事务所
披荆斩棘实现委托目的是律师价值所在

律师de底裤

发表时间:2020-04-01 12:21

(2015-04-01 13:23:36)

标签:东方牧青 邱兴隆律师 喻国强 湖南网诽谤第一案 



律师朋友问我:你不齿邱兴隆什么行为?


我问他:律师的底线是什么?


“法律啊!”


“底裤呢?”


他想了想说:律师代理费。


正确!律师代理费为律师安身立命养家糊口来源,也是律师职业共同而神圣的利益。


我非常纳闷,邱兴隆为了自己的利益,帮委托人撕扯同行合法的底裤,这种本应群起而攻之的行为,整个律师圈成了沉默的大多数;极少数因为前途、关系、恩怨、嫉妒、施舍等原因,参与成为打击迫害维护自己合法权益同行律师的急先锋(参见《湖南省律师协会“黑打”律师》)。


其实,他们撕扯的,也是自己的底裤。一旦生态环境被破坏,终有一天,他们也将光腚裸奔。


要说清这个话题,不得不又复叙那个案子。


那个奇案,对某些利害关系人而言,十分复杂,一言难尽。但对律师这个职业,这个行业而言,简单。


十年前,长沙电业局为追讨拖欠20年电费本金加滞纳金约1.35亿元,邀请湖南强晟律师事务所风险代理诉讼。官司打了两年,一直打到最高院。长沙电业局胜诉,赢得了全部债权。


据悉,这是全国电力行业此类官司中,唯一胜诉案例。长沙电业局上下,沾边此案的领导和相关人员,披红挂彩受表彰,发放了数十万元奖金。


可是,他们因为种种原因,瞒着风险代理律师,放弃了约一个亿胜诉标的,以4000万元与被告和解。根据双方签订的风险代理合同,委托人擅自放弃债权,视同律师收回了全部案款。长沙电业局私自和解后,不同意按合同支付律师费,双方产生严重分歧。强晟所扣押了已执行到位的4700万(参见《1.36亿元国资之殇》)。


长沙电业局又以风险代理方式招聘律师,起诉强晟所主任喻国强律师。邱兴隆创办的律师事务所,接了这单生意。


先以民事方式起诉,后以长沙电业局名义,制造了喻国强欲卷款潜逃紧急报告散发,误导时任长沙市政法委书记签字,改为刑事自诉喻国强侵占。


这个案中案后来的发展,诡异。


作为一个不是律师的外人,几年前受命采访调查此案时十分震惊,湖南省律协以不可思议的雷霆手段,自爆其短,火速顶格处分了喻国强律师,其中一种说法“和解是委托人的权利”。


这种说法,委托人说,我同意,不管怎么说,他们为自己说话;司法行政官员这样说,也可以理解,律师的死活,严格讲不关他们鸟事。


可是,一群同样置身律师圈的精英人物,胳膊肘往外拐,欲将这个职业置于死地,就让人难以置信了。


任何一种权利或权力,都要受到制约,官员如此,律师如此,委托人也如此。签订了合同,就要按合同办事。这是一种基本的契约精神。假使省律协官员这种说法成立,在全国推广,则基本可以断定:律师只能喝西北风了——委托人既然可以放弃一个亿,也可以放弃全部胜诉案款,这种权利或权力是相等的。(参见《一个外行对律师协会的指指点点》)


电业局私自和解后,其与律师之间发生的种种纠纷,不管多么复杂,多么离奇,如何演义,都是因其单方毁约引发的。一些不熟悉情况的非法律界人士,兴许会被搅得头昏脑胀,听起来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我相信律师界的人不至于分不清。


律师这个行业非常现实,今天同盟,明天对手,职业使然,没有什么可非议的。可是,任何一个行业都有自己的底线和底裤,一旦突破了底线和底裤,显然应受到行业抨击和围剿。


而我在这个案子中看到的,律师圈兔死狐不悲,仿佛与己无关,甚至有人帮着亵渎律师这个职业的尊严,撕扯这个职业赖以生存的底裤。


当然,能够进入省律师协会中高层的,几乎都不会再为五斗米发愁。可是,他们曾经也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走过来的。并且,大家这样齐心协力凿船,谁又能担保,律师界的明天一定会那样美好呢?


曾写了篇类似博文,被邱兴隆追加进了名誉侵权诉讼中(详见《和“法学家”打官司是噩梦》)。改写,去掉了一些他认为对他构成伤害的词句。之所以改写,仍觉得律师代理费为律师公共利益,既然淌了这潭浑水,不能因为邱指控,我就噤若寒蝉。


一审诉讼阶段,我和邱有过一次接触。他说曾打算在法庭上质问我的代理律师:底裤包裹的是什么?


我的律师是位女士,那天她和我因故缺席了庭审。我替她答了:是生命,是生活,是律师职业的荣誉与尊严!


律师如何看待撕扯同行底裤行为,的确是讼界的事。


我只是外人,淌了一潭浑水。


(文/东方牧青)


注:为与原稿《律师的底裤》区别,本博文标题改为《律师de底裤》。




联系我们
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湘江世纪城富湾国际6栋35楼
客服热线
0731-8612220/13975850527
线上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