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吾同律师事务所
披荆斩棘实现委托目的是律师价值所在

从“邱兴隆教授声明”谈做人的底线

发表时间:2020-04-01 12:43作者:张志诚

(2015-11-25 15:16:49)

标签:御史在途 喻国强 邱兴隆 张志诚 名誉权




要说国内律师佩服谁,当然是邱兴隆。


因为他诉我名誉侵权的官司,二审还在审理中,我沉默了许久。昨天,他借案高调宣称,要为名誉和人格而战。勾起了我说话的欲望,也借案谈谈名誉、人格、做人的底线。


几天前,御史在途发了博文《是律师无良还是国企赖账——喻国强律师“侵吞”长沙电业局巨额国资事件真相调查》,提到了邱诉我名誉侵权案,认为一审判决一个记者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创造出中国新闻史上最大的精神赔偿记录”。


邱很快授权某公众号发布“声明”,强调我被判1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并非史上最高,前有谢晋被侵权案被判赔20万元,现有奶茶妹妹被侵权案被判赔25万元。暗讽御史的说法不靠谱。


御史的博文说“新闻史”,邱的“声明”说“史”;御史的博文说“精神损害抚慰金”,邱的“声明”说“名誉侵权案赔偿额”。文字略一调整,外延无限放大。


出于好奇,我在百度输入“奶茶妹妹”,答案蹦了出来。原来,有人捏造事实中伤“奶茶”,她打了系列官司。邱“声明”中,所谓“奶茶妹妹被侵权案被判赔偿25万”,实际是两起诉讼,一起判赔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另一起为8万元。


又在百度输入谢晋等几个关键词,得知有人在著名导演谢晋去世之际,捏造了“谢晋嫖妓死”、谢晋和某女星在美国育有私生子等虚假信息。谢晋80多岁的遗孀痛不欲生,愤而起诉。最终两名被告承认无中生有,被判共同赔偿谢晋夫人精神损害抚慰金20万元。


邱列举的这两个——其实是三个案子,和御史所述“中国新闻史”并无关联。我却因此得知,原来我没有捏造任何事实而败诉,不仅“创造出中国新闻史上最大的精神赔偿记录”,还和另一位造谣者,并列“史”上第二。


搜索结果意料之中,我不惊讶。比起邱在诉我名誉侵权案中,法庭上公然撒谎和捏造事实,影响了法院判决,无非小巫见大巫。


那场我和律师因故缺席的庭审中,邱信口开河的地方太多。我的博文《和“法学家”打官司是噩梦——对“湖南网络诽谤第一案”一审的质疑》已有提及,感兴趣的朋友可问度娘索稿。今天,只拎出邱诉我诽谤事实的三个关键词举例:1200万元代理费、师生关系、蹲监狱。


邱通过否认这些关键词,指控我“行诽谤之事实”,“恶意中伤原告,严重影响了社会公众对原告的评价,严重的影响了原告在业界的声誉,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的精神损害。”


一、1200万元代理费。指我涉案博文中,邱代理长沙电业局诉喻国强侵占案风险代理费(详见《湖南省律师协会“黑打”律师》)。


1200万元代理费由来,我向法院提供了当年的采访录音,以及证人证言(长沙市人大代表喻国强、长沙市人大常委贺绍佩、湖南省政协委员欧阳亦文)。即使没有上述证据,我的博文也能够证明,1200万元代理费数据,根本不构成侵权和诽谤。


律师代理费只要有合同约定,且在法律范围内,金额大小没有对错之分。奇怪的是,邱一审中一直纠缠1200万元金额,又以商业机密为由,不向法院提交代理合同。站在法律角度,邱不提交证据,法院依据什么判断数据真伪?


其次,我涉案系列博文在引述1200万元外,还列举了“500万元”和“案款提成5个点”两种说法。邱自己也向媒体承认,此案代理费,为50万元加案款5个点提成。


二、师生关系。我涉案旧稿中说,湖南省律协会长戴某是邱兴隆的学生。省律协当年回复“不是指导老师”。邱在法庭上据此,否认他和戴是师生关系。难道法学院只有指导老师才是老师,其他任课老师和学生之间不是师生关系?


三、蹲监狱。我涉案博文说,邱“蹲在监狱仍然著作等身,出狱后通过申诉改判无罪”。邱在法庭指控“实属诽谤”,“原告百度百科资料清楚记载,原告蒙冤期间一直在看守所,从来没有入狱”。


蹲看守所不是入狱?


的确,从行政管理角度,看守所和监狱,是两个不同政法单位。前者属公安系统,后者属司法系统。但从汉语词义和国民习惯用语分析,监狱包括了看守所。百度百科解释:“广义的监狱指关押一切犯人的场所,包括监狱,看守所,拘留所等。”《汉语大词典》解释:“监狱:监禁犯人的处所”。民间俗称,关押在看守所为蹲监狱。


从看守所的功能性质和实际情况看,其除了关押未决的犯罪嫌疑人外,一些刑期较短的已决犯人,也可在看守所服刑;一些死刑立即执行的,直接从看守所押往刑场。因此,看守所,实际具有监狱的职能和性质。


最有趣的,邱公开出版的著作中,经常将蹲看守所,描述成“入狱”。如他自述,根据自己亲身经历撰写的“法制报告”系列,书名分别叫《黑昼——一位法学博士生的狱中手记》、《黑日——中国监狱亚文化透视》,书中大量将看守所与监狱概念等同。


001O0eTQty6YnJ016avbb&690.jpg

               (邱兴隆著《关于惩罚的哲学》:“从入狱到自由”)


001O0eTQty6YnJ1BtWHb3&690.jpg

              (邱兴隆著《黑日——中国监狱亚文化透视》)


还有,我清楚记得,向法院提供的证据中,有百度百科邱兴隆词条,其中清楚载有“含冤入狱”,加粗体,十分醒目。


001O0eTQty6YnJ2MFki4e&690.jpg


一审判决后,一位朋友查看了邱的系列学术著作,说邱此举,实际将自己推进了准备害人的陷阱。邱在法庭上说,他从来没有入狱,看守所不是监狱。那他以自己被关押在看守所的体验名义,撰写的系列监狱学术著作,就是杜撰的,涉嫌学术造假;如他否认学术造假,改口承认蹲看守所就是蹲监狱,那他在法庭上指控别人毁谤他“入狱”,就是毁谤。


几个简明事实,邱都要在法庭上胡搅蛮缠。审判席坐着法官,旁听席坐着法学教授、法学院学生、律师、记者,无论从法律、学术、名誉、人格,我以为他该有所顾忌。


邱在“声明”中“郑重申言”:“只为本人低贱的人格而战,与钱无关!”。他自称当年“蒙冤”入狱近5年,不知那次为人格而战,申请了多少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格高低,其实不能够自以为是的。


又联想起奶茶案那个“25万”。


按照邱的风格,他大概又会说我诽谤,因为他的“声明”中,没有明确那25万是精神赔偿,也没有说是一个案子。那他拿三个完全不对等的案子,做什么对比?原本1-1的算术,他弄成了(1+1)-1。


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不是一个概念;一个案子的赔偿金额,和几个案子的赔偿金额累加,更不能划等号。如果法学教授连这点基本法律常识,基本汉语常识都不懂,还站在讲台上指导法学博士,岂不误人子弟?如果分得清区别,故意鱼目混珠,误导读者和攻击他人,那就真是人格问题了。(张志诚)


附一:

001O0eTQty6YnJ3F7M5c9&690 (1).jpg

联系我们
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湘江世纪城富湾国际6栋35楼
客服热线
0731-8612220/13975850527
线上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