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吾同律师事务所
披荆斩棘实现委托目的是律师价值所在

一个外行对律师协会的指指点点

发表时间:2020-04-01 13:48

(2015-03-28 21:00:28)


国人爱娘家,律师以为律协是娘家。


可是,一些律师发现,这个“娘”不像娘,除了催收会费,热衷呵斥外,似乎并不在乎儿女死活,甚至常常帮外人欺凌家人。在外面受了委屈,回到娘家寻求帮助,反被一群高高在上的同胞,不分青红皂白一顿痛扁,头破血流,伤得更重。那委屈,那痛,还不如被外人打死算了。


昨天,微信朋友圈转发了云南5位律师退出律协的声明。退不退得出是另回事——《律师法》规定律师为律协的当然会员,但从他们态度决绝的声明中可知,于他们,律协已家破娘亡。


我本外人,耳濡目染讼界离奇人和事,也慢慢对律协有了“成见”。


几年前,我受命采访一个律师被省律协顶格处分的案子,且因此案余波正被另一个资深律师、法学博导邱兴隆,以名誉侵权告上法庭(详见《和“法学家”打官司是噩梦》)。其中一篇关于律协的文章《湖南省律师协会“黑打”律师》,成了侵权的证据。可惜,这篇本可证伪的博文,现因一审判决删除,“被多人举报”,遭封杀。


这促成我想再说说那件往事。


那个案子对律协人来说,十分简单。


几年前,长沙电业局为追讨拖欠20年电费打官司,湖南强晟律师事务所被选中风险代理此案。合同约定电费本金约6700万,滞纳金约6700万;胜诉,且在规定时限内执行回全部案款,律所可得代理费4000多万,否则要承担赔偿8000多万元的风险;同时,合同也约定,如委托人单方放弃债权,视同律师收回了全部案款。


官司对垒了两年,从湖南省高院一直打到最高院。强晟所指定代理人喻国强律师大获全胜,为委托人赢得了全部本金和滞纳金,约1.35亿元。进入执行阶段,法院冻结了被执行人近亿元可执行财产;律师还提供了一个多亿可执行财产线索。


在律师协助法院执行回4700多万元时,委托人突然以挂账和核销,单方放弃约一亿案款,以4000万结案,并且不同意按合同支付律师费。强晟所坚持按合同结算,扣留了已执行案款。双方产生严重分歧。


委托人赖账,律师圈见怪不怪,也是个人神共愤的顽疾。这时,号称“三湘刑辩第一人”的邱兴隆成了电业局新的风险代理人,起诉原代理律师喻国强。应该说律师代理案件没有禁区,邱兴隆根据自己的价值取向,选择向同行开炮(详见《律师的底裤》),除了嘘声,并不违法。吊诡的是,此后,当地律协配合电业局一顿乱拳,将喻律师逐出“家门”。


浓缩一下那个过程。


电业局以4700多万案款遭扣押民事起诉强晟所后,又刑事自诉喻国强律师侵占4700多万元国有资产。尔后,电业局向当地律协投诉喻国强律师诸多问题。时任省司法厅分管副厅长了解情况后,认为属合同引起的民事纠纷,批示待司法结果出来后再作处理。一年后,这位领导退线,新任分管律师工作的副厅长(现已“双规”)为邱兴隆同学,省律协会长为邱的学生。电业局第二次向律协投诉。律协很快启动惩戒程序,迅速将喻顶格处分——开除会籍,又将处分决定送至喻案法院,成了喻有罪的重要旁证。


如果喻律师的确构成了处分条件,也理所当然。可是,我当年受命调查采访此案时发现,电业局的投诉理由有悖常理,匪夷所思。


其中,电业局投诉喻律师私自向执行法院出借200万元,影响人民法院依法办案。


喻国强是电业局的代理律师,在历时两年诉讼中,为该局最终胜诉立下了汗马功劳;进入执行阶段后,又配合法院执行回4700多万元。那么,他是如何影响法院依法办案,构成对委托人电业局损害的?


多执行了案款?没有,委托人申请执行标的约1.36亿元。执行不力?也不是,委托人私自以4000万元和解,而法院已执行回4700多万元。


委托人的行为显然过河拆桥,想赖律师代理费。


这200万元“借款”,最终成了顶格处分喻国强律师的重要依据。而我采访执行法院院长、分管执行副院长时,他们表示“借”的这笔款,为预收的实际执行费,直接打入了县财政账户;至于这笔款该不该收,该不该退,都是法院系统的事,和律师没有关系。他们还表示,收这笔款前获得了省市电力单位领导同意。


在已经执行回4700多万,还有近一亿没有执行到位之际,法院提出按惯例“借”实际执行费,律师“借”还是不“借”?况且,根据委托人和律所合同约定,所有开支最终从律师代理费中扣除,包括“实际执行费”。拥有全权代理授权的喻律师,实际被迫“借”出自己所里的收入,为委托人办事。


委托人向律协投诉其代理律师“借”钱给法院,帮自己执行回了胜诉案款,影响依法办案?先不说这种投诉的不近人情和荒谬,律协总该去法院了解情况吧?没人去。律协根据委托人电业局投诉,直接将喻国强律师逐出协会,顶格办了。


我认为这叫是非不分,蛮不讲理,助纣为虐。俗话说兔死狐悲,唇亡齿寒,又怎么可能让其他儿女对这个家这个娘,不寒心,不失望?


律协和其他协会的区别在于,它由律师单一身份构成,理应全心全意为律师谋福利,维护其合法权益;内行管内行,冷暖自知,更明白职业中的是非曲直,维护会员合法权益和尊严,实际是守护行业公共生存环境。同时,律协是个行业组织,不可能有铁帽子王,今天你当选会长、骨干,明天又可能回归布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凡事讲公平公正,才是全体律师的福音。


需特别说明,我旧稿中批评的省律协早已换届,物是人非。


一个外人,冒昧对高大上的律协指指点点,纯属善意。


(文/东方牧青)


联系我们
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湘江世纪城富湾国际6栋35楼
客服热线
0731-8612220/13975850527
线上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