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吾同律师事务所
披荆斩棘实现委托目的是律师价值所在

人死了都化不开的江湖恩怨!我了解的邱喻案来龙去脉之一

发表时间:2020-04-25 17:46作者:张志诚


  邱兴隆律师带走了生命,却没能带走恩怨。

  原以为随着他离去,其与喻国强律师刺刀见红的争斗定会烟消云散,化为江湖传说。没料想人虽死了,仇怨不散,有人仍欲借机置喻律师于死地。我长期关注他们龙争虎斗,一度因几篇博文也成了被邱律师起诉名誉侵权的当事人,来说说邱喻这段仇怨的来龙去脉。

  兔死狗烹。官司胜诉了,委托人赖账,喻律师被省律协和司法行政往死里整,背后的线条疑似与邱律师交集

  我介入喻邱之间恩怨缘于单位安排的采访。那时,我不认识他们。接受采访任务后,随着调查深入,我的情感和立场不由自主倾向了喻国强律师。三言两语说说这个原因。

  2012年初,一些省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去我服务的媒体反映情况,喻律师送来的案卷材料堆积如山,几十卷,每卷厚度约3厘米。我用大半个月时间阅览了案卷,采访了部分当事人知情人,得出基本判断,喻国强律师因维护自己合法权益被娘家省律协无情打压,比窦娥还冤。

  事因,为当年湖南强晟律师事务所指定喻律师代理了长沙电业局一个拖欠电费的案子。

  那是一个稀烂的案子。

  欠费时间长达20年,拖欠电费方又是一家煤矿,动辄成百上千矿工静坐围堵,连鸡毛蒜皮小案都执行不了。长沙电业局在省内邀请多位大牌律师代理此案,他们看完材料后纷纷放弃。一家传说和电力与法院系统都有关系的律所接手了这个案子,做了大半年无功而返退出了。长沙电业局通过筛选后主动找到喻国强律师,希望他接手。双方签订了风险代理合同,约定权利义务。根据代理合同,胜诉后(约1.35亿标的)喻国强任主任的湖南强晟律师事务所可得律师代理费约4000万元;败诉则要承担约8000万元赔偿。官司从湖南省高院一直打到最高法院,长沙电业局起诉标的获得法院支持。官司打赢了,此案成了全国电力系统收缴陈欠电费教科书式的案例。没料想,当喻国强等律师按照合同和委托人指令,宵衣旰食浸淫在执行案款一线时,长沙电业局刻意背着律所和律师与被告人达成和解协议,放弃了约一亿元胜诉债权。根据合同约定,委托人私自放弃胜诉债权视同律师执行案款到位。而且,律师还有被委托人出卖和藐视的痛感。律所和喻国强律师坚决要求按合同结算,留置了已执行到位的4700多万,双方互不相让,矛盾由此产生。

  委托人打赢官司后赖账,据说为律界常见的一大公害,最终对簿公堂的也不少。有官司就会有律师代理,这不奇怪。但是,一个业界大名鼎鼎的所谓法学“鬼才”,因此协助委托人欲将对方律师送进监狱的极端做法,大概是国内第一例。律协不帮自己的会员,反而无视因为委托人赖律师费引发纠纷的基本事实,将律师往死里整,大概也为国内第一例。

  换一种更加明了的表述,这本是一起因委托人过河拆桥产生的合同纠纷,可自邱兴隆担任长沙电业局的代理律师后,长沙电业局向湖南省律协投诉喻国强若干“罪状”,其中连时距十年前无关的一件旧事也被举报为罪状,要求省律协吊销喻的律师证。

  然后,为了变民事诉讼为刑事案,长沙电业局又向时任长沙市政法委书记张湘涛(现因贪腐落马)虚假汇报,捏造喻国强可能卷走数千万元国有资产潜逃,骗取张批示同意立案,刑事自诉喻国强律师涉嫌侵占。

  然后,一份京城五位知名法学教授签署的《喻国强、周剑沙侵占案专家论证法律意见书》即时出台,直指喻国强律师“构成侵占罪”,长沙市人大常委会有关领导不批准逮捕喻国强的申请的行为“有渎职之嫌”,“可以构成滥用职权罪或者玩忽职守罪”(从此案法院最终裁定“被告人喻国强的行为不符合侵占罪的构成要件”看,这份所谓专家法律意见书上纲上线给喻定罪,纯属扯犊子。另文再述)。

  然后,在万传友(邱兴隆的同学。后因贪腐被判刑)担任湖南省司法厅副厅长后,湖南省律协依据长沙电业局的投诉材料顶格处分了喻国强,开除了他的会员资格,并在媒体和网络罕见自曝家丑高调广泛宣传。

  这一系列心狠手辣不正常行为,让同为律师的喻国强认定背后都是邱所为,开始了长达数年针尖对麦芒,直至多年后绝地反击举报万传友,并在网络公开了举报信。

  我判断喻案是非很简单,不管后来演绎得多么离奇,原因都是长沙电业局没有契约精神,不履行合同背信弃义所致。用了电就要交电费,律师履行了委托义务依合同约定收取律师费天经地义,省司法厅省律协作为管理律师的专门机构,不维护律师合法权益,反而一次次本末倒置欲将“子民”置于死地,此举无疑给植根于国民心中诚信为本公序良俗泼脏水,玷污了法律和律师职业精神,大大败坏了社会风气。所以,我认为省律协当年对喻国强的处分是胳膊肘外拐的“黑打”,也理解喻律师的愤怒和反击。

  辞职离开原媒体(人民网湖南频道)后,想以此为题材写一部小说,随着调查深入,发现其中丑陋的东西越来越多,最终我成了支持喻律师讨还公道的“同盟者”。

  贴一篇旧稿,说说当年湖南省律协对同类的冷漠和无情屠戮

  司法考试被认为天下第一难考,从朋友圈看,这是拿证人值得炫耀吐槽的资历。有了律师证,即具有了从事执业律师的基本条件,失去了它,意味着被逐出了律师队伍,从此失去了依此谋生的饭碗。

  律师协会与其他行业协会最大不同,即全体成员均由执业律师组成,没有无关外人。按理说,这样的构成,对律师职业的艰辛冷暖自知,也更加明白什么样的情况下要坚决维护会员的权益,什么样的情况下才能祭出开除会员资格,砸了会员饭碗的绝招。无疑,维护律师追讨合法律师费的行为,是维护律师基本权益的具体表现。这不仅是某个具体案子中相关律师的权益,也是律师共同的职业权益,是律师的生存之基,是律师的尊严之本——也是许多律师执业过程中绕不开的职业烦恼,律师与当事人签订了委托代理合同后,全身心投入诉讼之中,长的几年十几年,短的也以月为单位,打赢官司后委托人过河拆桥赖皮不履行合同,不支付约定的律师费,这种不诚信的行为理应激起律师公愤——从喻邱互诉诽谤案庭审笔录中得知,邱兴隆自己也因被其他委托人赖律师费而苦恼。所以,我认为,当喻律师为追讨律师费焦头烂额,省律协不仅不给他提供帮助,反而为老赖的不法行为效犬马之劳,捏造事实和搜寻一些无关往事顶格处分他,实质侮辱了律师职业的尊严。

  当年,我对邱兴隆代理这样的诉讼从内心蔑视,认为钱的确是好东西,但有些钱真的不应该是像他这样的律界大咖可去沾染的。律师代理什么案子是他的权利,而鄙视律师的某些行为也是旁观者的权利。

  如何表述当年湖南省律协充当践踏职业帮凶,对同类无情打击,想来想去,还是引用2012年那篇拟公开报道的旧稿更能说明问题。

  湖南省律师协会“黑打”律师(略,请点击左边蓝色标题)

  这篇旧稿当年因故没有公开发表,领导给的理由是时任湖南省委主要领导马上要回京任职,不想给他添堵,只专报给有关领导。另一个原因却是邱兴隆给出的,多年后,我在自己博客上贴出此文,邱律师在一篇“约辩三个代表”的博文中暗示我接受了长沙电业局的巨额广告费,背后的意思大概为当年因此将此稿压下没有公开报道。

  邱律师的报料,也是我当年的疑惑,曾撰文公开作了回应。

  当年这篇文章的专报稿发出后,分管副省长将稿件批转省司法厅,又转至省律协。湖南省电力公司立即获悉了情况,来人民日报社湖南分社找领导说明情况;也的确有人向我提出过给广告费和其他好处,被一一拒绝了。尔后,他们又的确与我原单位广告人员签订了广告协议。当年我提出质疑,单位领导明确表示与此案无关,让不要想多了。很快我就辞职了,事后了解湖南电力系统与我原单位的广告合作一直延续了多年,却自始至终与我没有一毛钱关系。经邱律师这么一说,我现在愿意相信,当年湖南电力系统那几笔数额不小的广告费,真的和其与喻律师之间的合同纠纷有关,也与上面这篇报道没有公开发表有关。只是,文章批评湖南省律协,却由电力公司来了难,难道不能说明点什么问题?

  邱律师曾起诉我名誉侵权,指控这篇报道中说他“含冤入狱”是诽谤,因为他从未入狱,而且百度个人词条上清楚写明了他是关在看守所。

  邱起诉我的那个案子,彻底改变了我对所谓法学家的印象。

  举例邱说的“含冤入狱”为诽谤一说。我摘自百度人物词条,而且还将相关页面下载打印作为证据提交给了法庭,可邱作为一个知名法学家,所谓“三湘刑辩第一人”,趁我和律师、证人都没有出庭之机(法庭临时变更了开庭时间,另文再述),在法庭上当着法学院学生、同事、记者等上百人,公然声色俱厉说假话,声称百度百科他的词条上根本就没有“入狱”的表述。而法官兴许压根没翻看相关证据,任由他捏造事实在法庭上诽谤对手。滑稽的是,半年后,邱喻互诉诽谤案开庭中,邱又称我上文中引用百度百科人物词条关于他的描述是准确的,喻修改了其中内容构成诽谤(喻在法庭上声辩为综合自邱的相关书籍)。很显然,邱非常清楚我文中关于他的描述没有任何问题,但他在起诉我名誉侵权时,却刻意要将白的描述成黑的,大概想以他的专业知识将客观事实颠倒黑白后固定为所谓法律事实,来达到打击对手的目的。从一审判决看,当年他的确达到了这一目的。

  这篇旧文,现在看来当时的调查是认真和深入的。

  文中与邱相关的内容不多,除了上述人物词条中“含冤入狱”邱说构成诽谤外,还有一点,邱也指称构成诽谤,即他代理长沙电业局诉喻国强律师案的代理费究竟是1200万,还是500万。邱在诉我名誉权案中称代理费为50万元加案款5个点的提成。

  这个代理费究竟是多少,我上文中提及了两种说法,其实在邱诉我名誉侵权案中,我向法庭提供的相关博文证据中还表述了第三种说法,即代理费为案款的5个点。奇怪的是一审判决书中,在引用我对此相关描述中,只提及前面两个数字,恰到好处将“案款的5个点”用省略号代替。这种高超的书写判决书的专业技巧(还有好多匪夷所思细节,另文再述),让我怀疑那份判决书根本不是出自法官之手。

  其实,律师代理费的多少只要有合同,哪怕更大的数额也没有问题,没有对错之分,又何来诽谤之说?从另一个角度讲,仅仅50万元加案款5个点提成的代理费,加起来不过100多万,一个声名显赫大律师不遗余力协助委托人欲将同行律师送进监狱,那不更过份吗?

  这笔代理费数字大小对邱律师没有对错之分,对喻律师和强晟所来说却关系“生死”。喻反映,长沙电业局当年只同意支付给强晟所1200万元代理费。而据长沙电业局知情人透露,该局找律师诉喻和强晟所时最初的确谈的1200万元代理费,风险代理,即该律师方将强晟所留置的案款全部追回后,原本准备付强晟所的1200万元全部作为该律师方代理费。这意味着,喻国强律师当时要是如其所愿被以侵占罪逮捕入狱,则强晟所上上下下辛劳了几年,含辛茹苦,付出了不菲诉讼成本,最终不仅得不到分文,还将声名狼藉负债累累,一辈子难以翻身。

  此说若属实,长沙电业局时任局长真的真的很毒辣!这也是喻律师一直认为该笔代理费为“非法利益”的原因。

  这笔神秘的律师代理费究竟是多少,邱诉我名誉侵权时,法庭上法官要求邱提供其与电业局的代理合同,被拒绝;喻在其与邱互诉诽谤案中也要求他提供该合同,同样被拒绝。这笔诉喻案的律师费是多少,成了见不得光的秘密。

  上面那篇旧文,基本还原了喻律师和长沙电业局纠纷的来龙去脉,也大致还原了邱喻矛盾的来龙去脉。因为字数很多了,这篇就说到这里,下篇再说说其他相关情况。

  邱兴隆已经作古,原本不想再说此案,可目前要将喻律师往死里整的那股力量仍不放手,看不过眼,又出来说说知道的情况。


联系我们
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湘江世纪城富湾国际6栋35楼
客服热线
0731-8612220/13975850527
线上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