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吾同律师事务所
披荆斩棘实现委托目的是律师价值所在

谁之过!谁之耻!!谁之悲!!!

发表时间:2020-04-01 18:06作者:喻国强



(2011-07-22 09:14:36)


  分类:维权行动



  喻国强被湖南省律师协会处分了,其处分的过程有如被人强行塞到粪坑里,其处分的结果有如在蔬菜中吃出了卫生巾,处分决定书收到一年多了,我始终无法看完(我为避呕吐,曾尝试空腹看了几次,但都没看完),倒不是我不敢面对现实,我的心理是足够强大的,十几年的律师生涯,看多了黑暗,我一直在调底我对黑暗底线的理解,甚至有时我都觉得自己宽容无度了。但这份来自律师娘家的文书,一份要我承认自己是个白痴、也把全体律师当成白痴的文书,将一个回娘家诉委屈、寻帮助的律师的娘家梦彻底击碎的文书,甚至已经影响一个从业十多年对律师对这一职业的产生忠诚危机的文书,已经使我找不到黑暗的底线。


  我终于知道莫须有还可以这样玩,赃还可以这样栽。


  后来,我还是阿Q了一回,我将该文书过塑保存了,告诉自己,这是最黑暗了,相比这,以后的日子都是光明。于是我有了很好的心情来向各位来分享我掉在粪坑里和在蔬菜中吃出卫生巾的感觉。


  第一篇:致夏国佳厅长的公开信

  律协徇私情,律师遭打击


尊敬的夏厅长:


  我是一名获得湖南省慈善奖并担任长沙市人大代表的律师。现就湖南省律协对我的处分向您汇报,恳请您能读完该信,并给予关注支持。


  我所在的湖南强晟律师事务所于2005年全风险代理了长沙电业局的一桩官司,我是代理律师之一,代理事项完成后,长沙电业局提出“你们用了多少,我再补点给你们,反正不按合同算”的结算主张。强晟所认为长沙电业局的行为不尊重律师劳动,不讲契约精神,不同意其结算方式,坚持要按合同结算,哪怕结算后给个折扣都行。双方不能达成一致,导致诉讼。


  邱兴隆担任长沙电业局代理人前,长沙电业局至少找了三名以上的律师代理该案,所有律师都认为长沙电业局明显违约而拒绝代理。邱兴隆提出的口口口口口口口代理思路被长沙电业局采纳,双方为此签订了风险代理合同,据说代理费为1200万元。


  邱兴隆为此找了检察,想以职务侵占立案,检察不受理,后找了雨花区法院,以侵占的罪名对我提起刑事自诉(有侵占4000多万元国有资产的自诉案吗?),雨花区法院受理该案后,试图将我羁押,长沙市人大、市中院、市检察院及时制止了雨花区法院的违法行为。省检察院与省高院也专门论证了该案(戴志坚亦参加了论证会),结论也是我不构成犯罪,该案只是一起民事纠纷。


  折腾来折腾去的著名法学家邱兴隆律师见公检法都没能对我怎么样,于是又以司法行政、律协对我进行打击。


  2009年4月份,邱兴隆即以长沙市电业局的名义向省律协投诉我,我向当时的主管副厅长唐厅长汇报了此事,唐厅长认为投诉事实出入很大且该纠纷已在司法程序,应等司法程序终结后再作处理,并批转给了长沙市司法局、市律协。长沙市律协秘书长多次追问长沙电业局,要求其提供投诉的证据。长沙电业局一直未提供。


  2010年,邱兴隆的同学万副厅长主管省律协后,省律协就态度大变。在长沙市律协已经受理了该投诉并有明确的处理意见的情况下,省律协又再次受理该投诉,并很快给了我一个律协能给出的最严厉的处分——开除会员资格。对于该处分,我有如下意见:


  一、强晟所要求当事人尊重律师的劳动、依法依合同获取代理费的行为,本是一种正义的行为,作为律师娘家的律协应当予以支持。省律协非但不予支持,反而背后捅刀子,这是为什么?


  二、长沙市律协已经受理了该投诉,强晟所也是市管所,在市律协已有定论时,省律协为什么要强行处理?市律协是否还要处理?


  三、同一个投诉,为什么换个主管领导就能作出大相径庭的处理结论,这真和同学关系有关吗?


  四、作为投诉人邱兴隆的学生的戴志坚会长,非但不作回避,反而在处理该投诉时担任惩戒委员会主任。在复查该处分时,又公然违反规定跳到复查委员会当主任。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完了还要反复对我说“喻国强,这件事绝对不是我在搞你”。


  五、强晟所与长沙电业局的纠纷尚在司法程序中,省律协为什么要急急地抢在司法程序之前作出结论?有这样处分人的吗?假如省律协的结论与司法结论不合怎么办?


  六、处分决定书认定我挪用、侵占、和南县法院不正当利益交换等等全部是构成了犯罪。省律协只是一个行业协会,有行使侦查、审判的权力吗?


  七、既然喻国强都构成了犯罪,省律协为什么不大义灭亲,将我送交司法机关处理?


  八、既然只是处分我,为什么还要波及强晟所的其他律师?2009年在没有任何理由不给强晟所及强晟所的律师年审注册(后强晟所准备状告司法厅、司法局时才同意年审注册,但这已是正常注册时间后五个月了)。


  九、作为一堂堂省律协,在对一个律师处分时,为什么敢公然在事实方面造假(有足够的证据证明省律协认定的事实基本虚假)?


  十、强晟所为维护自己合法权益,在当事人屡次违约的情况下,依法留置其案款,何错之有?


  十一、给陈建伟行贿一事发生在2000年,且并不是为个人获取利益行贿,只是为陈在与我无关的当事人那里报票提供方便,此事早有定论,司法对我本人没有任何追究,长沙市律协明确表示不予处理,长沙市司法局作出了暂缓注册六个月的处分,省厅在2006年已经作出不再行政处罚的决定(早过了行政处罚的时效)。且此事与电业局案无任何关系,戴志坚在听证会上当着十多个人的面也讲了不予追究,但为什么还出尔反尔出现在处罚决定书上?一事到底要几罚?当时类似情况有三四十人,是否应该一视同仁?


  十二、邱兴隆代理长沙电业局的案件,为什么放着应当走的民事程序不走,只走刑事、投诉这些不着边的途径?律师的职责应是解决矛盾,而不应当是挑起矛盾。一个几个月能解决好的纠纷,在邱兴隆的导演下两年多时间鸡飞狗跳却没有任何进展,这是不是律师的失职?


  上述问题,恳请领导关注。谢谢!如果您能督促省律协就上述问题给出一个让人信服的答复,喻国强死而无憾。


  喻国强

  2011年5月25日


  注:此信已于2011年6月送给了夏厅长,暂没答复。


联系我们
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湘江世纪城富湾国际6栋35楼
客服热线
0731-8612220/13975850527
线上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