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吾同律师事务所
披荆斩棘实现委托目的是律师价值所在

小案博大利——易小伟人身损害赔偿案

发表时间:2020-04-25 19:54作者:喻国强

  (2013-08-11 22:25:59)


  分类:经典案例


  一桩很简单的人身损害赔偿案,委托人本来要赔偿对方五万余元的经济损失,但律师另辟蹊径,在不损害被害人的情况下,非但免除了赔偿责任,而且还为他带来了每年几百万元的利益。


  强晟案号:(2006)强晟民字第048号

  强晟档案号:(2007)民档第21号

  法院案号(2006)宁民初字第1273号

  承办人:喻国强 游伟

  承办时间:2006年8月29日至2007年5月15日


  人要倒霉时,喝凉水都塞牙,这不宁乡县菁华铺乡二十岁的小青年刘小强(化名)就碰上了喝凉水都塞牙的倒霉事,2006年6月4日,骑摩托刘小强车从家去宁乡县城办事,途经宁乡大道三环路时,路旁的路灯杆在没有任何外力也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倒下,正好砸在经过此处的刘小强头上,造成刘小强摔倒,导致刘小强右腿开放性骨折,构成十级伤残。


  刘小强肯定不会自认倒霉,在多次找该路灯杆的产权人宁乡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和该路灯杆的管理人宁乡电力局协商无果后,将这两家单位告上法庭。要求城建投公司和电力局共同赔偿其各项损失五万一千六百八十五元。


  因我是电力局的法律顾问,所以我便当仁不让的代理电力局参与该案诉讼。人身损害赔偿案法律关系简单,该类案件我已经办理了几十件,驾轻就熟。这类案件,一般只要解决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要不要承担责任?或者说承担多少责任?第二个问题是对方的损失有多大?


  电力局确实是出事路灯的管理人,按照法律规定,电力局对出事路灯有管理不善的责任,应当对刘小强的受伤承担责任;城建投公司代表宁乡政府建设了这些路灯,是路灯的产权单位,本来也应当承担责任,但他已经将管理权移交给了电力局,电力局收了维护管理费用,所以城建投公司可以不承担责任了,即使承担了责任,最终也会算在电力局头上。


  其实电力局领导并不是不知道自己要承担管理不善的责任,主要是因为路灯的施工问题和城建投公司在闹别扭,电力局有路灯的施工资质,也希望从路灯施工中分一杯羹,但市政建设中有那么多路灯施工的电力工程,电力局硬是接不到一单业务,所以电力局耿耿于怀。所以当我向电力局领导汇报该案时,电力局领导明确表示不想承担责任。


  电力局领导不想承担责任,这可是给我出难题了,但在我审查完刘小强提供证据后,我想,完成电力局领导的目标还是有可能:因为路灯杆倒下正好砸在骑摩托车经过的人头上,这个概率太小,事发突然,加上刘小强年轻,没有经验,没有及时保留或收集证据,所以刘小强的证据有很多瑕疵,有些证据还自相矛盾。分析完刘小强的证据后,我又到发案现场实地考察了一次,我对该案便有了信心,我将重点放在对刘小强证据的驳斥上,依据我的办案经验,凭刘小强现在提供的证据,法院完全有可能驳回其诉讼请求。


  但我的办案思路,在我见到拖着伤腿、柱着双拐的刘小强时发生了改变,二十岁的刘小强,还是一脸稚嫩,见到我时还有些羞涩的叫我一声“叔叔”。


  我和刘小强这是第一次见面,他这声“叔叔”叫得我心里颤抖,我便动了恻隐之心,刘小强还是个小孩,我一个这么强大的成人怎么能向一个受了伤的小孩出招呢!


  我不想因为我的出招,再次伤到这个刚走上社会的年轻人。我是电力局的法律顾问,维护电力局的利益是我的天职,我没有任何理由牺牲电力局的利益来成全我对刘小强的善心。这是个两难的命题,让我左右为难。


  那些天,我为了这个案子经常发呆,案卷我已经烂熟于心了,但我还没有找到既让刘小强获得赔偿又不损害电力局利益的办法。和其他的法律人讨论这个案子,他们认为我善心泛滥,和我素昧平生的刘小强输赢官司犯得着我去发那份善心吗?他们甚至觉得我脑子有问题,一个这么简单的法律问题还纠结不清,讨论来讨论去,有什么含义?反正刘小强要获得赔偿,电力局就要出钱,电力局不出钱,刘小强就不能获得赔偿。


  我还是不想放弃,我放下了打开又合上、合上又打开的案卷,我再次来到案发现场考察。现场早就被清理干净,不可能有任何收获。但没有外力,又没有任何征兆,好好的一根路灯杆怎么会倒呢?我带着这个疑问,开车在宁乡大道来回跑了四五次,我终于有了新的发现,发现不到三公里长的宁乡大道路灯杆居然倒了二十多根,而此时,宁乡大道建成通车尚不够两年,这是一个极不正常的现象。


  我的律师业务有相当一部分来自建筑工程,对建筑行业的潜规则、明规则我了如指掌,一个政府工程出来,总要经过几道手,每道手都要赚钱,到了真正的施工人手上,利润已经薄得可怜,甚至按规矩施工,施工人不但赚不到钱,还有可能要贴本,施工人就只能在施工质量方面做文章了。我分析这些路灯杆可能存在质量问题。


  我找到宁乡电力局路灯管理所,在路灯管理所,我见到了出事的路灯杆,路灯杆的杆壁比较薄,我找路灯管理所的相关人员了解,正常路灯杆杆壁要有多厚?路灯杆正常的施工工艺是怎么样的?


  当我从路灯管理所出来,我基本上可以判定出事的路灯杆存在质量问题。我的思路豁然开朗,我有了一个大胆的设计,这个设计不仅可以解决在不损害电力局利益的情况下、刘小强获得赔偿,而且可以解决电力局在市政设施施工过程中分不到一杯羹的问题。想着我这个设计,我都不禁有些激动,甚至为自己骄傲。回长沙的车速,快了很多。


  回到律师事务所后,我立马就起草了一份《司法鉴定申请》,请求人民法院对出事的路灯在设计、施工和材质方面进行质量鉴定。出事的路灯已经搬离了现场,无法鉴定,就要求对宁乡大道的路灯抽样进行鉴定。


  这是很厉害的一招,这一招如果要给他取个名字,就叫“釜底抽薪”。但城建投公司居然没有意识到,可能是刘小强这个案子太小了,领导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所以很顺利就进入了司法鉴定程序。我想城建投公司如果意识到司法鉴定的后果,肯定会毫不犹豫拿几万元给刘小强,就此了结该案,怎么样都不能进入司法鉴定程序。


  直到司法鉴定结果出来了,电力局的领导拿着鉴定报告找到宁乡政府领导告状,说没有正规电力工程施工资质的企业做的电力工程存在质量问题时。一向稳重钓鱼台的城建投公司这才急了,赶紧又通过政府领导找电力局危机公关。


  危机公关时,刘小强的伤害由谁来赔偿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电力局的胃口大着呢!讲明了,就是要在市政建设的电力施工中分一杯羹。因为有把柄掌握在电力局手中,城建投公司自然只能让步。


  协商的结果,今后宁乡市政电力工程施工,要聘请电力局作为监理,电力局据此可以收几个点的监理费,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县政府还给电力局增加了几十万元的路灯管理费。


  这桩官司,电力局是被告,但这个被告当得太爽了,赚了个盆满钵满,刘小强简直成了电力局的送财童子,没有刘小强,宁乡市政电力工程中,电力局每年怎么去赚这几百万呀!


  虽然我最也没有见到刘小强,但我相信,再见到他时,我的目光不会躲闪!


  感想


  做律师不能只盯着案卷、法律、当事人,一定要思路开阔,敢于设计,勇于创新,这样案子才能做得活、做得好、做得大!其实易小伟伤害赔偿案是一个法律关系很简单的小案子,但就是这样一个小案子,从为委托人避免承担几万元的赔偿费用开始,到最终为委托人争得每年几百万元的利益,这就是律师的智慧!


联系我们
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湘江世纪城富湾国际6栋35楼
客服热线
0731-8612220/13975850527
线上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