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吾同律师事务所
披荆斩棘实现委托目的是律师价值所在

狙击手:长沙某工贸公司与岳阳建行执行案

发表时间:2020-04-25 19:59作者:喻国强

  (2014-05-04 16:19:11)


  标签:喻国强赢在法庭外 法律诉讼 杂谈 分类:经典案例


  异地执行和高额的执行费,是困扰执行的两大难题。在这个异地执行的案子中,我成功的将异地执行转化为本土作战,而且没有花一分钱。执行该案,我被当事人称作狙击手。


  长沙某工贸公司与岳阳建行执行案


  长沙某工贸公司诉岳阳建设银行加工承揽合同纠纷案,1999年11月,工贸公司所在地法院判决岳阳建行支付工贸公司货款及利息五万五千余元。岳阳建行没有履行法院的判决,工贸公司便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这是一个标的很小的案子。我之所以会承接,主要是一个要好的朋友找到我,说工贸公司老板沈总是他要好的朋友,而且工贸公司是一家退休和下岗的职工组成的小公司,很是困难。我多少有点帮忙的味道,我们连委托代理合同都没有签,代理费也没有拿一分钱,我准备等案子办完了,随他们给好了。


  拿了一份授权委托书,我已经为工贸公司完成了诉讼程序,判决的结果让工贸公司很满意,所以案件一进入执行,沈总又来找我了。我答应沈总继续代理执行。沈总要留下几千块钱作执行费用。我说:等案款执行到位再说。


  沈总自然同意。可能是案件审理太顺利,让沈总觉得法律和法院都无比强大,似乎只要法院一出马,案款就会手到擒来。所以沈总问我:案款能在十五天内执行到位吗?


  这个案子,被执行人是家大业大的岳阳建行,且执行标的又只有区区几万元。按常人的理解,只要执行法官到银行去强制划拨就可以了。如果是这样,十五天时间肯定够了。


  那只是表象。银行确实有的是钱,但那些都是客户的,不能划。银行自己肯定也有钱,法院要划银行自己的钱,必须要找到银行的账户,银行既然能经常为客户“保护”资金而不被法院划走,对自己的资金,那就有更多保护办法。特别该案还是异地执行——法院的权威在异地要大打折扣。我认为,要直接从银行划走钱,可能不是件容易的事。


  还有执行费用的问题,异地执行,执行费用无形中会要增加很多,审理过程中,我和承办法官开车去过岳阳,当时京珠高速岳长段正在修建,路上整整用了六个小时。这次食宿交通费就用了两千多元。如果执行不顺利,这样一个小案子,执行费用去一两万元,也未为可知。我到过工贸公司,确实是家困难的小公司,办公室里桌椅板凳都是破破烂烂的。他们给我报销去岳阳的差旅费时,我还真有些于心不忍。


  虽然是个没有收钱的小案子,我还有些心理负担。我对沈总说:你也别急着定时间,让我考虑考虑再说。


  这一年,是我做律师的第四年,已经历大小一百多战,完成了经济、案源、技能等方面的原始积累,正在将律师职业向事业迈进的过程中。对该案,我给自己定了个目标:做一个最经济执行的作品。


  要完成这个作品,就必须有最有效的手段,最好是一击中靶!这些都不能按常规的思维来做,所以案子一直在我的揣摩中。


  沈总经常会来我办公室坐坐,我明白他的意思——催我快点动。


  我总是很忙,当时手里有三十九单诉讼业务,所以沈总在我办公室时,我也顾不上和他说几句话。沈总很可能多心了,后来,叫上我朋友一起过来,递上三千元钱,说是先给点执行费,拜托我抓紧一点,年前将案款执行到位。


  我将递过来的钱推开,说:这个案子肯定能执行到位,但法院强制执行,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容易,法官去了岳阳建行,也不一定就划得到钱,这个案子标的这么小,执行成本太高,划不来。


  沈总千叮嘱、万拜托走了。


  案子在我手里摆了一个多月,承办法官都主动问我:喻大律师,这个案子怎么办唠?找个时间还是去次岳阳吧?


  承办法官也没有为案子去过岳阳,执行通知都是邮寄送达的。


  我还是说:等等吧!


  快过年时,朋友和沈总又来我办公室了,沈总说:我们公司谁的亲戚是律师,他说这个案子执行没有一点难度,给他三千块钱,他保证十五天内执行到位。


  我问:他怎么执行?


  沈总说:他的执行方法是要法院跑到岳阳去扣岳阳建行一台车。


  我明白,碰上了一位抢业务的律师,沈总这是给我下最后通牒。


  朋友将我拿到一边,小声说:案子没动,沈总他们对你有意见了,昨晚开了会,如果你确实没有时间,他们想将案子委托给另外一名律师。


  我当着沈总的面说:解除我的委托,完全没问题,如果那名律师愿意做,大可以委托他就是了,只是你们要问清楚,三千元是不是包括执行费用?


  沈总说:我们问了他,三千元只是律师代理费,执行费用要我们承担。


  我说:我曾经和法院在外地扣了一台车,七八个人,忙活了两三天,查询、吊尾线、拦车、抢钥匙、找拖车、撤退……。过程绝对精彩,绝对值得回味。但为扣一台车,发生的人力物力财力,这个账就不好算了。


  沈总很紧张:从岳阳扣一台车回长沙,大慨要多少费用?


  我说:用去一万多元是很正常。


  沈总一脸惊愕:要这么多呀!


  沈总显然还是希望我代理,很小心的问我:喻律师,你能否年前将案款执行到位。


  我说:年前不行,年后应当没问题。


  沈总又问:年后是多久?


  我说:应当不要过正月十五。


  沈总:那好!那好!你用什么办法?


  我说:扣车。


  沈总和我朋友都一脸不解:你不是说扣车要很多钱呢?


  我说:这个你们别管,反正不问你们要钱。


  沈总和朋友一脸疑惑的走了,同事就和我聊起了这个案子。


  我说:我想将这个案子做成一经典案例。


  同事甚是奇怪:这只是一个很简单、很小的案子,怎么可能做出个经典案例来?


  同事劝我:最好还是和法官去一次岳阳,一个案子拿到手里快两个月,没有任何动作,委托人自然会有意见的。至于费用,反正是委托人承担,不要为委托人考虑太多,往往好心会当成驴肝肺的。


  其实,到现在,我对这个案子有了一个通盘的考虑,要最大限度地节约费用,就必须化异地执行为本土执行。这似乎难以实现,但我能实现,一年中,有一天我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实现。


  这一天是正月初八——年后上班的第一天,这一天岳阳建行一定会来长沙给省建行领导拜年,而且这一天是他们最不提防的一天。


  这天一上班,我便到了法院,一是给法官拜年,二是要承办法官做好执行的准备。


  我从法院出来,就到了省建行的停车坪。一查,岳阳建行果然有一台桑塔纳轿车停在那里。


  我马上通知承办法官。二十分钟后,承办法官带着四五个法官来了。


  我将我的富康车停在停车坪出口处,执行法官则埋伏在不远处。


  十多分钟后,那台桑塔纳启动了。我突然将富康车堵在出口,桑塔纳司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法官就将他们团团围住。


  扣车的时间是下午两点半,不到四时,岳阳建行就将案款连本带息送到了法院。


  沈总开年第一天就收到一大笔钱,自然是兴高采烈。


  数完钱,沈总说:能想到正月初八在长沙执行岳阳建行的车辆,这简直是绝了。然后他问:这个执行,你花了多少费用?


  我说:没有费用。


  沈总不解:你去岳阳查他们的车牌总还是华了一些钱吧?


  我说:我是托岳阳的一名律师朋友顺便查的,没有花钱。


  沈总好奇地问:你们这些知识是律师书上学来的吧?


  我笑笑,摇摇头。


  沈总不明就里。


  我很是得意于该执行案。该案只是一件很普通的案件,经过精巧设计,然后每一步精准有效的执行,我犹如一名优秀的狙击手,静静的躺在草丛中,不为周边环境所动,就等着对手出现的那一个时刻,没有一丝浪费,一击成功,堪称最有效的执行。


  我和同事再次说起该案时,同事连声说:没有一分钱执行费用的执行案,经典、经典、确实经典!


  所谓经典,其实不一定是案子本身,而是做的过程。




联系我们
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湘江世纪城富湾国际6栋35楼
客服热线
0731-8612220/13975850527
线上客服